如何消除用户顾虑自律是支付行业的“成人礼”

自律是支付行业的“成人礼”(云中漫笔)

多个支付巨头纷纷布局刷脸支付,与此同时,其安全性以及信息泄露等风险问题也逐渐受到大众的关注。为规范人脸识别线下支付应用创新,防范刷脸支付安全风险,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日前组织制定了《人脸识别线下支付行业自律公约(试行)》(以下简称《自律公约》)。

近三年,京东物流持续增加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,2018年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11个季度内,京东物流累计技术投入达到46亿,呈不断增长趋势。在这11个季度中,京东物流技术投入在同期收入的平均占比达到3.4%。

分拆来看,京东物流的收入类型主要分为两部分:来自一体化供应链客户收入和来自其他客户的收入,划分标准为客户是否使用京东提供的仓配服务。

外部环境竞争激烈,内部成本居高不下

2017年,京东物流被集团剥离,向社会开放,承接京东商城外部订单。2018年10月,京东物流正式上线面向个人客户的快递业务,直接对顺丰和四通一达发起竞争。而在商城业务层面,京东一直试图扩大平台第三方卖家比例,赚取高毛利的平台服务费。

2月16日晚间,京东物流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,正式开启IPO之旅。这是继京东数科、京东健康后,又一家上市的京东系独角兽。

对于京东物流而言,有一项关键数据,决定其转型成败与否,那就是第三方收入占比。

掣肘京东物流盈利的,除了外部收入,还有内部成本。

从总收入来看,2020年前三季度京东物流收入达到495亿元,同比增长43.2%,这一数字在2018年和2019年全年分别为379亿元和498亿元。

一方面,香港资本市场利好。当前,无论是国际资金还是中国内地资金都在加速向港股流入,此前的快手在港IPO的市场表现就完全超出各方预期。

根据京东物流招股书显示,其最大成本来自于员工福利,这一成本从2018年的170.71亿增长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的178.89亿,占比则从45.1%下降到了36.1%。

另外,在买菜大战如火如荼的情况下,京东物流可以通过上市进行输血,为下沉市场的物流设施建设做足准备,还能为今年的京东“618”造势。

这意味着,京东物流对京东电商客户的过度依赖正在削弱。

“科创金融十七条”大力支持科创类企业上市挂牌融资,提出力争2020年底实现在京境内外上市公司总量超过600家;同时增强政府资金服务科创企业能力,设立100亿元科创企业股权投资基金。

京东物流前CEO王振辉曾在2017年表示,他希望未来五年京东物流的外单收入能占到50%。目前来看,这个目标还没实现,但距离在不断缩小。

此外,进三个季度,京东物流还在不断强化下沉市场的覆盖以及在C端揽件业务上的投入。而对于京东物流而言,其自诞生以来,核心竞争力就在于仓配供应链,短板是揽收。而C端业务作为一个必不可少的业务,京东物流在未来的亏损面,似乎并不会太乐观。

经过一系列所谓“降低成本”操作之后,效果如何?

下一步,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、人行营管部、北京银保监局、北京证监局将会同有关部门和各区做好“科创金融十七条”落实工作,不断优化金融服务环境,把服务科创、民营、小微企业作为金融业践行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抓手,持续推动科创企业健康发展,培育更多、更优、更强的科创企业。

不过,京东物流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依然领先同行。

毛利层面,京东物流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前9个月的毛利分别为10.8亿元、34.32亿元、54.18亿元,毛利率则从2018年的2.9%提升到了2020年前9个月的10.9%,去年同期毛利率为8.5%。

无论对于消费者来说,还是对支付行业自身的成熟发展来说,此次公布的《自律公约》都有重要意义。这是中国支付行业走向更长远的成功道路上踏实的一步。当然,任何约定都要得到有效执行,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。建立好的行业自律体系,仍然需要行业主体间的合作,以及社会的广泛监督。

第三方收入占比近50%,京东物流“转基因”告捷

外部订单量太少、内部成本太高,被刘强东视为京东物流持续亏损的源头。

以京东POP平台业务为例,京东物流主要提供四种类型的仓配服务:SOP、FBP、LBP 以及Sopl,根据不同的仓配服务收取不同的费用。

因此,从2017年起,京东物流开始转型,要从过去主要为京东商城派单的业务模式,转向不仅是服务商城自身订单,还要大量承接外部订单,从而获得更多收入。

对于京东物流而言,这是一个很好的上市时间节点。

在经历多年亏损后,京东物流止亏趋势向好。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京东物流分别亏损28亿元、22亿元及1170万元(加上15.56亿元的公允价值损益,亏损仍高达近16亿元)。以物流为主的新业务(物流、健康、海外、云等)亏损超7个亿,亏损率达到了6%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前9个月,京东物流来自一体化供应链客户的收入分别为341.5亿、418.37亿和391.41亿元,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0.2%,83.9%和79.1%。一体化供应链客户数量则从2018年底的32465家增长至2020年9月30日的46083家,增长42%。

相比之下,外包成本的支出的占比则从27.7%上升到了32.8%,由此看来,京东也在加大对于第三方仓配团队的依赖。截至2020年底,京东物流共有员工超过25万,其中仓储、快递、客服等一线员工超过24万。过去的三季度,京东物流实际上还在继续扩大人员招聘。

目前,京东物流已建立了包含仓储网络、综合运输网络、配送网络、大件网络、冷链网络及跨境网络在内的高度协同的六大网络,已成为一家综合型物流企业。2020年,京东物流企业客户数超过19万,针对快消、服装、家电、家具、3C、汽车和生鲜等多个行业提供服务。

2018年是京东的至暗时刻,也是京东物流最为关键的转型节点。彼时,京东物流亏损28亿元,刘强东喊话账上的钱最多只能花2两年。如果京东物流持续亏损,而且看不到改善的未来,会影响京东的基本面,影响京东股价。这一年,京东股价已经从50美元跌至20美元。

目前国内几大快递公司,顺丰以及“三通一达”中,除龙头老大顺丰控股市值超过5000亿之外,其余四家市值均在500亿元以下,京东物流预期估值可能达400亿美元。

“科创金融十七条”聚焦科创企业发展的融资问题,定制了服务科创的融资服务套餐,从扩大信贷融资规模、优化融资担保体系、加大资本市场支持力度、加强金融机构联动、加强金融服务创新、优化政务服务环境入手,通过多项举措、协同发力、精准服务科创企业在京发展,为科创企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新动能、注入新活力。

去年5月底,苏宁易购仓储物流设施ABS获深交所通过。随后的8月份,韵达股份境外全资子公司在境外完成5亿美元债券的发行。11月底,圆通获得了来自阿里的38亿元资金。即使是顺丰,也在11月份传出了将快递业务在香港IPO,实现二次上市募资50亿美元的消息。

行业竞争激烈,京东物流IPO正当其时。

其次,在疫情期间,物流企业为社会提供了稳定可靠的服务,赢得了良好口碑,物流企业迎来利好发展。

相对比下,顺丰同期的收入分别为909.42亿、1121.93亿以及1095.93亿元,京东物流的收入规模差距与顺丰仍然明显。

此次,京东物流的招股书数据透露了利好消息。京东物流自开放起,外部客户收入占比不断提升,从2018年的29.9%、2019年的38.4%提升至2020年前9个月的43.4%。

可以说,这份《自律公约》的发布正当其时,对支付行业来说,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。

另据BNO新闻消息称,此次事故已造成5人死亡,3人受伤。

在京东21年的发展史上,自建物流一直是最受争议的一个决定。有人视之为京东得以胜出的杀手锏,是刘强东力排众议的产物,它构建了京东的护城河。可事实上,也有人称之为京东长期亏损的累赘。直到现在,被投掷上百亿资金,京东物流仍未实现正向盈利。

以上这些数据,从某种程度而言,代表了京东物流走出了低谷,传来转型捷报的关键数据。

一方面,《自律公约》有助于降低消费者对于刷脸支付的疑虑。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一直以来都伴随着争议,新技术进步在带给人们便捷的同时,也无可避免地让人产生有关安全的焦虑。在网银刚刚诞生的初期,就有许多诈骗网页随之出现;手机移动支付也曾经让很多老人担心自己的钱会不翼而飞。尤其是近年来大数据的发展一日千里,隐私被非法利用的效率越来越高,关于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重要话题,美国互联网巨头脸书(Facebook)也因此陷入了多场调查之中。可以预见,如果消费者对于信息泄露风险的恐惧日益增长,最终超过他们对便捷的追求,新技术的进步就可能不再受到市场欢迎。未雨绸缪,防微杜渐,在这个时候推出《自律公约》,争取消除用户的顾虑,是挽救未来市场空间的超前之举,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大有裨益。

2019年,深陷性侵丑闻刘强东,对物流业务进行了大规模调整引发了社会舆论。他取消了配送员底薪、调低公积金缴纳比例、增加揽件任务等举动。

“科创金融十七条”包括6个方面共17条措施,旨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,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,大力推进科创金融建设,优化科创企业融资环境,更好服务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,推动首都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
转型为何艰难?京东物流做的本质上是要扭转自己的基因。因为京东物流的基因就不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物流公司,只是为了电商做配套。

另一方面,行业自律的形成对于支付行业未来发展至关重要,规范市场参与者的行为,不能只靠政府,行业内部的角色不可或缺。尤其是一些高精尖行业,监管这一类型的市场,需要极高的专业素养,所带来的行政成本之高不难想象。如果没有行业内部的参与,约束这类市场主体将是一个很大的难题。另外,行业自律也是一个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志。同业之间能够互相监督,惩罚恶性竞争的行为,约束违法的举动,是行业能够形成合力的关键。一个只能靠政府监管才可以正常运营的行业,或许永远是幼稚的产业。有效的行业内部自律,是行业发展必不可少的“成人礼”。

但京东物流必须迎头赶上。自去年开始,物流行业已经风起云涌,多家快递公司都传出了融资或二次上市的消息,给京东物流带来了不小压力。

总体来说,被刘强东视为亏损的第二大源头,并未真正把成本降下来。

“科创金融十七条”的主要内容包括增加信贷投放、加大再贴现力度、支持科创类企业上市挂牌融资等。在增加信贷投放方面,提出“三个15%”的量化指标,即鼓励辖区内银行2020年科创类企业贷款同比增长不低于15%,有贷款余额的户数同比增长不低于15%,力争开拓科创类客户不低于贷款户数的15%。新政策还加大了再贴现资金支持力度,提高专项票据再贴现额度至不低于150亿元。

据报道,彼尔姆边疆区行政长官新闻办介绍称,边疆区行政长官马克西姆·雷谢特尼科夫正在事故现场。